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7楼302宿舍-(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3:37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7楼302房是学校的一个禁忌,每个学生听到这个房间都望而却步,避之不及,因为这个房间流传着这样一个神秘悬疑的故事。

故事是发生在三年前的的6月16日,故事的主角是这个医学院的一位大二的女生叫婷怡,据高年级师兄师姐说,婷怡是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功课很好,人又长的漂亮,是很多女生嫉妒的对象,男生心中的女神。

可就在医学院期中考间,婷怡却跳楼身亡了,有人说,婷怡是学习压力过大,不堪重负才自寻短见的,也有的同学传言,婷怡是被学生会的会长刘洋抛弃后伤心欲绝,生无可恋才走上这么极端的道路。

各种关于婷怡死的桥段在南华医学院传的沸沸扬扬,大大损害了学校的声誉,每年的6月16日这一天,同隔壁的室友总会听到302房间传来一阵阵的哭声,那哭声好像萧瑟的秋风里的落叶,随着树跟风缠绵后最忧伤的落幕般的凄凉,在诉说着无尽的悲凉。

这些鬼怪传闻,严重影响到了学校每年的新生入学率,教务处将此事看的很重,为了辟谣,学生处的干事们在征得校长同意后,将7楼302的房间查封了,两年间,这间宿舍再没有同学敢入住。

而在这个宿舍的对面,阳台边,蒋洁穿着浅绿色的格子睡衣,仍风撩乱了黛青色的长发,她懒懒地躺在座椅上,一双柔荑小手摆弄着衣角,表情带着明显的不安。蒋洁微阖着眼,她在想一件事,确切的说,是在应一次邀约,有关梦的邀约。

昨夜,蒋洁舒缓着身体,惬意的躺在蚊帐内,熟睡之际,突然,一阵轻风滑过窗帘,清澈的月光里,一个身着校服样的年轻女孩站在窗前,神情落漠。

蒋洁记不清那女子确切的容貌,只隐隐约约的看见月色中那女孩的脸出其的苍白,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她,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蒋洁很诧异的走上前去,问:“你是谁呀?有什么事吗?”

那女孩好像有着道不尽的心事样,怔怔地看着她,只说了一句:“明晚12点后,阳台见。”

蒋洁,惊醒后,怔怔地看着天花板,想着刚才做的梦,心中充满着疑惑。

“那女子是谁?她来找我干嘛?明晚12点后又会发生什么?”

蒋洁这样想着,天便以蒙蒙亮了起来,有曙光投射进来。一夜又过去了。

今天一整天,蒋洁都神思恍惚,课也听不进去,就想着昨夜做的那个诡异的梦和那个身着校服的女子。

所以,蒋洁决定一探究竟,她想知道,12点后会发生什么?会有谁来?

“叮铃铃.......”

突然,床头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蒋洁诧异地打开手电,心想,我不是设了静音了吗?怎么还会响?

她后背一阵发凉,心中咯噔了一下,看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的一串陌生的数字。

“谁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手机备注里怎么没这个人?”

蒋洁的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里一阵发寒。

她颤抖着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蒋洁的声音消失在一片夜色中,没有人回答她。只有周围轻轻刮过的风的声音,还有宿舍大敞着的窗子发出的支支亚亚声。

“喂,你谁啊?不说我挂了?”

蒋洁愤懑的提高了声音。

“嘟.......嘟........嘟..........”

一阵忙音传来,话筒中那边没有了声音。

蒋洁挂了手机,打开通话记录。顿时傻了眼,尾数是47479的一个手机号,归属地是未知。

窗外的月光仍然皎洁如雪,蒋洁失眠了,此刻脑中更是混沌一片。她打开手电,时针正好指着12点整。

她惶惶不安的想到:12点钟,该不是那女子打来的吧?

蒋洁盯着那串不吉祥的数字,心中一阵阵发毛。

“叮铃铃……”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那醒目的一串数字,跳跃在眼前,蒋洁拿着手机的手,不禁地颤栗起来,有点拿不稳的样子。

“喂,你........你......好?哪位?”

蒋洁有点紧张的问道。

话筒那边又是一阵忙音,静的出奇。

“哪位啊你?说话好不好?不要装神弄鬼,再不说我挂了。”

蒋洁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惧怕,大声嚷道。

突然那声音清晰了起来,蒋洁竖起耳朵仔细地听去。

“我好冷,好不甘心,来陪我好不好……”

那声音啜泣了起来。

蒋洁终于听清了,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阴森森的,听着倍感凄凉。

“咣啷!”

蒋洁惊骇的将手机摔出去好远,手机被摔的四零八落。

蒋洁两腿发软,艰难地去推宿舍的门,想要逃出去,但她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在拉着自己。她急忙的缩回了手,险些跌倒,鼓足勇气,向身后瞧去。

如水的月光倾泻在地板上,地板上摇曳着窗帘摆动的影子,后面什么也没有啊。

为了战胜自己的恐惧,蒋洁大着胆子又向阳台走去。

蒋洁猛然瞧见对面那幢小楼的阳台上站着一个女孩,蒋洁数了数楼层和周边的宿舍,算出来,那是7楼302,对,是7楼302,那间宿舍不是封闭的吗?怎么会有人在?

蒋洁心中发寒。

她再凝神看去,那个女孩,穿着一件宽松的校服,手中握着一把木梳子,那梳子油光蹭亮,也许是用久了的缘故,女孩的头发很长很长,遮住了大半个脸,蒋洁看着那女孩很专注的对着镜子梳弄着头发。

突然,那女孩抬起头来,一张瓜子脸上显然是很少出去晒太阳,有些苍白,薄薄的嘴唇点缀着一些殷红,细长的双眼微微的笑着。

“这不是昨夜睡梦中见到的那个女孩吗?”

午夜的校园,四下里一片清寂,她随即又想起了那个学校里的传言,三年前的医学院的师姐在6月16日坠楼身亡,突然,蒋洁又记起,今天不正是16号吗!

“难道,难道,对面阳台上那女子是三年前坠楼的师姐。”

蒋洁不敢相信自己的猜疑,但这周遭的一切却让她不能不去这样想。

蒋洁的惊叫声被卡在了喉结中,她想呼叫出来,却又感觉到一种窒息感,转身冲出了宿舍门。

突然,她觉得自己一直在往下掉,等她发觉过来,发现自己竟然是从阳台上坠了下来,可她明明是朝宿舍门跑去的啊?

蒋洁大声的哭叫着,声音刺破了夜,显得格外的恐怖。

她忽然看见那女孩的身影出现在楼下,神情木然,张开了双手准备拥抱她,嘴角带着一丝丝的浅笑。

中医推拿培训安岳推拿培训推荐工作

漯河DN210SBB玻璃钢管应用在非开挖

东风8吨随车吊上户福建徐工8吨随车吊价格

槽盘分布器生产厂家宁夏201材质分布器厂家

西安上门灭老鼠公司上门消杀灭鼠服务

CY700型丝网波纹填料生产

青岛风力发电大弧弯头施工条件要求

云南工字钢冷弯机调价信息弯弧机

国五清洗吸污车视频

50方凹槽管凹形管生产厂家凹形管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