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虚拟现实接管了我们的生活会发生些什么呢

发布时间:2020-07-21 19:02:42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当笔者看到巴米扬大佛(Buddha of Bamiyan:世界第三高大佛)的时候,这个雄伟的大佛左腿已经在2001年被塔利班炸掉了。笔者站在这个砂岩石佛的脚下,看着它60码长的耳朵和厚厚的灰色嘴唇悬浮在空中。

本文引用地址:这两个六世纪雕刻的石佛现在位于阿富汗的悬崖表面上,如果没有人愿意去对石佛做一次全方位的扫描,它们仍然是以泥土和岩石的形式存在于世。但是现在它们有了数字遗产,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以分散在网络上的照片形式存在的。今天,某些软件可以获取这些照片,并把这尊石佛转化成3D模型。这种体验甚至比亲自去阿富汗去观看石佛还要完美,虽然它这种呈现方式有些违反历史规律,但是却能让人们忘记佛像被毁坏的痛苦。

当机器用这种方式提升了用户的体验,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增强现实”; 当机器完全取代了实体,这就是虚拟现实。这两种技术都有一些共同点---他们都是从现实实体本身出发,然后通过一种被称为现实捕获的3D扫描技术来实现的。

在这一领域里,现实捕获,以及其核心算法——现实计算,是两个最重要的技术,它们是你听到的各种神奇事情背后的魔术棒。在最近一次18 Academy Award大奖赛中,获胜者就推出了一款最佳视觉效果产品,他们使用了一个被称作 Autodesk Maya(这个词是一个梵语,意思是幻想错觉的意思)的现实计算软件开发的,同样,相关的技术也应用在了视频游戏Halo 4里面,和微软工作室开发的其他游戏产品相比,Halo 4在美国的销量明显更高。所有这些例子都依靠了现实扫描技术,正是这项技术让产品变得与众不同。

我们掌握虚拟现实技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目前市面上的相关产品看看去往往有一点太可爱了。 MineCraft和Second Life 是两款虚拟现实游戏,玩家们都在从零开始,煞费苦心地创造一个建成环境— 但是他们永远不会和实体世界竞争(如果与实体世界对抗是他们的目标,那么最终这些产品注定会遭受巨大失败)。

现实计算和过去老的虚拟现实,以及普通的3D建模之间的不同之处,就是它的规模,速度,以及分辨率。传感器已经开始接管我们的世界---甚至一次就能搞定整个城市---然后重建一个“另一个我”,新的技术让虚拟现实和现实一样丰富,还具有更大的延展性,以及对物理定律的挑战。

你可以在各种各样的现实里生活,让巴米扬大佛存在,或是让巴米扬大佛消失。你会和未婚妻在一个随机的地铁站上见面,也可能没见到她。你会根据一天里的时间安排,有时生活在美洲的阿拉斯加,有时生活在非洲的桑给巴尔岛。所以,你可能从中已经发现了,这种虚拟现实技术捕获的不是现实---它捕获的是你。

我们再拿被Facebook收购的Oculus Rift举个例子,它是一个虚拟现实头盔,通过仿真计算机图形接口环境“侵占”了用户的视觉和听觉。去年,Oculus给一些程序员提供了4万个虚拟现实护目镜,笔者恰好认识其中的两个程序员。

这个“演示现实”头盔能展示出意大利托斯卡纳别墅美景,星际空间,北极浮冰,以及第一人称射击游戏(FPS)等等,也许它还不够完美,但是却已经足够真实,以至于你无法想象为什么有人会再次到意大利去购买房地产。

笔者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在晚上工作结束以后使用Oculus头盔,在虚拟现实里,他们有时大声尖叫,有时会呵呵傻笑,然后过几分钟之后又忽然像发神经一样狂笑不止。漂浮的流星雨,搭配上肖邦的夜曲,这一切都令人难以忘却,它甚至能让你情不自禁的把脚从地面上抬起来,仿佛置身于太空之中。虚拟现实在扩展人类体验上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有时甚至会令人产生恐惧,在美国有些州里,虚拟现实可能还没有获得法律批准。

它同样具有副作用。

在模拟仿真,且高保真的虚拟世界里,只需要一点时间,就能在真实世界里让你产生一种令人烦扰的感觉。那个你认为自己非常了解的世界仿佛变得完全平行了,你的大脑却保持着对虚拟现实非常清晰的印象。视觉和听觉告诉你,虚拟现实里的一切似乎也一样真实,简直就是你准备回到的那个地球的完美替代品。

这个世界开始变得难以区分,唯一能够做出区别的是一个非常小的屏幕,那就是你的眼睛。在这个非常小的眼睛世界里,你需要区别文本、动作,以及一系列复杂的视觉效果。如今,这种虚拟幻想跳跃到了现实里面。事实上,当你带上虚拟现实眼镜的时候,它用某种方式把你嵌套进了一个自己无法看见的更大现实里面,似乎让你回归到了一个在真实生活里的奇怪瞬间。比如,晚上你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或是在咖啡店排队买咖啡。对于自己这种自相矛盾的感觉,你开始产生怀疑。

“网络现实和物理现实正在发生融合,”这就是Jordan Miller告诉笔者的话。他说的这些听上去就像是尼尔·史蒂芬森书中描述的阿凡达一样,但实际上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绷着脸,非常严肃认真的。Miller是Reality Cap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开发了而一款名叫3DK的iPhone App应用。

在现实捕获和计算领域里,除了Autodesk,微软,以及Adobe这些公司以外,Reality Cap初创公司也是这波创新浪潮中的一部分。

3DK是一个空间传感器,它通过手机摄像头测量周围的世界,然后把其测量结果嵌套在屏幕里面。在人类的视觉感知之上,3DK又增加了一层机器准确度,3DK可以侵入到现实世界里,创造出非常强大的幻象。

尼尔·史蒂芬森在1992年写了一本小说,雪崩(Snow Crash),在这本小说里,他第一次创造了一个专业术语:虚拟实境。这个词的意思就是一种能够提升物理现实和虚拟空间的物理持久性的虚拟融合。它其实就是虚拟和现实交织在一起。二十年后,它来到了我们面前。

绝大部分人还并不清楚虚拟现实,但是目前的智能手机拥有支持虚拟现实所需要的一些硬件,并且能够拆开一个现实版本,就像你从磁盘上移除一个MP3。此外,云计算技术也变得非常强大,它能够支持处理那些虚拟模型,而这些虚拟模型往往会耗尽数百GB大小的存储容量。硬件和云计算技术,这两种技术的发展推动了现实捕获,未来它将会应用在普通人的手中。解释一下:你的生活甚至可以成为游戏内容里的某个组成部分。

但是目前现实计算是否能够有所突破,并成为一种消费者产品,尚不得而知。这是这项技术的拐点,也是让每个人都驻足关注的那一刻,出现在2009年。当年,微软发布了动作传感Xbox设备Kinect. 对于每一个关注此事的人来说,Kinect迅速增长的粉丝群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快速发展的技术对大众消费者市场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而且也能获得一个被大众市场所接受的售价。

使用激活红外线传感器,Kinect重建了运动中的人类3D图像。基本上来说,每一个游戏玩家都有一个虚拟的“另一个自我”,这个“虚拟的我”可以在机器里复制用户的动作,就像一副窥镜的两边一样。

Kinect的第一个版本主要依靠了深度传感器,以及由一家名叫 Primesense的以色列初创公司发明的范围摄像头技术。就在去年苹果“碰巧”收购了这家公司。苹果,这家位于丘珀蒂诺的行业巨头如今完全能够让自己的iPhone手机变成一个捕获完整运动动作的设备。到处都可以是游戏空间!

苹果是不是看上去有些傻,对于相关风险,笔者将会作出一些预测。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现实计算和选择的世界。严肃的人,至少是把自己看作是成年人的人,将会把这项技术利用在治疗方面。这些虚拟仿真模拟绝不仅仅是可爱那么简单,也许只有在文学作品里才能有一定的可塑性和更细节的东西。

如果虚拟现实的用户足够幸运的话,登录进一个虚拟世界里,并从中醒来以后可能会感到有些不适。就像电影盗梦空间里莱昂纳多的妻子,一种中间状态(Limbo)将会变成他们眼中的现实。就像一些沉溺在视频游戏里面的人,有些人玩儿游戏直到脱水而死,还有些人完全不顾自己的孩子,让他们挨饿。有些人再提醒以后会停下来,而有些人则会一直玩儿下去,直到把自己的钱花光。

这些虚拟现实成瘾的事情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生活,失业,生活中各种不可避免的凄凉,这一切在线上世界里都不存在,你能获得一些美好的东西,而且有归属感。笔者已经了解,因为我能感觉到虚拟现实的影响力。

武汉热玛吉医院

武汉隆鼻修复

沈阳双眼皮

北京面部填充价格